案例精选

电话:0562-2200369

邮箱:1041993821@qq.com

地址:铜陵市铜官区太平湖路(西湖镇乌木山社区服务中心)

网址:www.tlruziniu.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精选

夏*与叶**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一审、二审分析

发表时间:2017-07-12  


【案例来源:案号:(2016)皖07民终473号】

 

摘要:通过网络借贷平台发生民间借贷关系,相关服务单位以借贷审核、调查、服务等名义收取服务费用,如何认定借款人签订协议中同意出借人预先从借款本金中支付服务费的效力,借款本金如何认定的问题。

关键词:民间借贷  服务费  借款本金  提前还款

作者:张敏  铜官区孺子牛法律咨询服务部

 

【案情】2015年8月11日,叶某因资金需要与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签订了《信用咨询及管理服务协议》,协议约定由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为叶某提供借款信息咨询服务、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为叶某成功借款出具审核意见、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为叶某提供出借人推荐、促成交易及还款管理等服务,协议约定的借款金额为71448.59元,如借款成功,叶某在取得借款的同时,应支付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咨询费14585.04元、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审核费1286.92元、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服务费5576.63元。协议同时约定,上述咨询、审核、服务等费用从借款本金中扣除,由出借人代为支付。因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需对叶某家庭进行实地考察,故向叶某收取200元的信访咨询费,该款由出借人从实际借款金额中代为支付。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向叶某发出了《信访咨询费收取告知书》,叶某在告知书上签字确认。

2015年8月11日,经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推荐,叶某与夏某签订了《借款协议》,《借款协议》约定:叶某向夏某借款71448.59元,叶某自2015年9月起分24个月还款,每月10日等额本息还款3363.33元,至2017年8月10日止。《借款协议》同时约定:“如因甲方(叶某)未还款带来的律师费、诉讼费等乙方(夏某)为实现债权的合理费用均由甲方(叶某)承担。”2015年8月12日,夏某在代为支付完咨询费、审核费、服务费及信访咨询费合计21648.59元之后,将余款49800元转账存入叶某的账户。上述借款发生后,叶某自2015年9月至2016年1月共还款五期合计16816.65元,后未再还款。叶某称其于2015年12月向信息咨询(铜陵店)申请提前还款遭拒,后又于2016年4月13日携款前往信息咨询(铜陵店)还款,再遭拒绝。

【诉讼】2016年4月22日,叶某以夏某为被告,起诉至一审法院,要求判决双方借款协议解除,接受提前还款32983.35元(以实际到账的49800元为借款本金计算)。在审理过程中,夏某提起反诉,要求叶某承担其聘请律师支付的代理费5000元。一审法院作出解除双方借款协议,叶某归还夏某借款56563.47元(认定借款本金为协议约定数额71448.59元)并承担利息、逾期违约金、罚息,驳回反诉原告夏某反诉请求的判决。一审判决后,双方均不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终审判决:解除双方借款协议,叶某归还给上诉人夏某借款本金37990.01元及其利息,驳回夏某反诉请求的判决。

【解析】一、关于借款本金的认定。我国《合同法》第二百条规定:借款的利息不得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预先在本金中扣除的,应当按照实际借款数额返还借款并计算利息。但,从本案表面情况来看夏某并未预先扣留利息的情形,而是依据叶某与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的服务协议,代借款人叶某向三家服务公司支付服务费的行为,因此,不可以完全适用前述法律条文进行套用。那么叶某与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信用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的服务协议是否属于意思自治行为?《民法通则》第四条: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原则;其次是《合同法》第四条: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再次,在民通与各民事基本法中,法律对于意思自治原则也从不同之角度进行为规定,进而形成了民法的这一基本理念与原则。意思自治原则的存在与实现,以平等原则的存在和实现为前提,并由此派生出新的民法的基本原则。在民法原则的体系中,最为首要的是私权神圣原则,正因为每一个民事主体的私权神圣,才致使他们在交往过程中具有平等主体地位。而正是由于主体地位平等,才有不同民事主体在意志上的独立,任何一方当事人才不受他方意志支配,才能实现意思自治。

本案一审基于叶某与三家服务公司签约行为的真实性、意思自治原则,从而认定借款本金应当认定为借款协议约定金额非实际到账金额。二审法院根据叶某提交的关于夏某是本案所涉三家服务公司中股东或法定代表人这一事实,故认为夏某与上述三家公司有直接利害关系。借款协议、信用咨询及管理服务协议虽约定了叶某同意夏某代为支付咨询费、审核费、服务费,但夏某对支付上述费用的解释明显不符合常理及交易习惯,该费用的收取存在不合理之处,其目的是规避法律的规定变相收取高额利息,对服务协议约定的费用不应予以计入借款本金,借款本金应按实际支付的49800元计算。

二、关于提前还款。提前还款是指借款方在还款期未到之前即先行偿还贷款的行为。提前还款在某些情况下对借款人有利而对贷款人不利,所以是否允许提前还款以及提前还款的条件应予明确规定。提前还款包括提前全部还款、提前部分还款且贷款期限不变、提前部分还款的同时缩短贷款期限三种情况。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0八条规定,“借款人提前偿还借款的,除当事人另有约定的以外,应当按照实际借款的期间计算利息”,该行为可能会给出借人造成利息上的损失,出借人可以拒绝接受 履行,并有权要求借款人给予一定的赔偿。如果双方关于提前还款有特别约定,借款人的行为导致出借人损失,出借人可以要求借款要承担违约责任。但实践中,民间借贷中的借贷期限原本是为保护借款人的利益而约定,而且借款人提前履行合同一般不会损害出借人的利益,基本上会免除借款人的违约责任。由于借款人提前还款而导致出借人增加额外费用支出的,应当由借款人承担。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于2015年8月11日叶某与夏某签订《借款协议》第五条第二款约定“若甲方(叶某)提前还款,甲方(叶某)需至少提前三个工作日提出书面申请,并在甲方(叶某)和乙方(夏某)商定的日期当日或之前,由甲方(叶某)一次性将当月应还款及剩余本金存入本协议第一条规定的甲方(叶某)专用账号中(注:是指甲方授权还款的银行账户)”,根据该约定,叶某提前还款应当具备两个条件:1、提前三个工作日;2、与夏某商定时间。但是,从借款提出到合同的履行,作为出借方德夏某一直未出现过,全程操作都是由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铜陵店)办理,所以叶某的提前还款只能向该信息公司提出【其于2015年12月向信息咨询(铜陵店)申请提前还款遭拒,后又于2016年4月13日携款前往信息咨询(铜陵店)还款,再遭拒绝】,两次提前还款遭拒绝时叶某均报警求助,且叶某通过电话向信息公司提出提前还款,接待客户表示同意(庭审中叶某向法庭出示了公安机关接处警记录、通话录音等证据)。夏某代理人质证认为:叶某应当根据约定书面向夏某提出,叶某向信息公司提出即使信息公司同意也是无效的观点。笔者认为:因整个借贷合同从签约到履行,整个过程都是由信息公司全称操作,叶某事实是无法向夏某提出提前还款的,故虽然合同对提前还款有明确约定,由于该约定无法实际操作,叶某向信息公司提出合同变更应当视为有效(注:因反诉原告夏某变更诉讼请求中有解除合同的请求事项,故法院未对提前还款问题进行审理分析和判决)。

【结论】近两年来民间借贷纠纷高发,借贷纠纷类型多种多样,2015年8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结合审判实践,制定了专门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审理规定,为的是统一审查尺度、统一判决标准,不可能详尽所有争议类型,因此,审判机关应当做好纠纷类型梳理工作,不让争议内容干扰审理原则和思路。万变不离其宗,做好民间借贷争议的归纳工作是审理的主要工作,只有归纳正确了,才能有针对性的析透争议本质,才能正确运用法律规定作出公正的判决。